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代表枪神之怒第三十四章免费小弟

2020-09-17 来源:

枪神之怒 第三十四章 免费小弟

“有何不妥?”林强不敢轻易相信舞宏的话,他的家族和齐家平常走的很近,这小子和齐天的关系也算可以,他若是来替齐天教训自己的,开着门便于逃跑,只要跑出房间,惊动了暗中的守卫,这家伙绝不敢对自己下黑手。

“有话就说吧。”林强一脸戒备之色,他只有气武境五重的实力,而舞宏已经是玄武境的高手,和他相比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一只强大一点的蝼蚁。

林强手扶房门摆出一副见机不妙撒丫子就跑的姿势,看得舞宏摇头苦笑,看来不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这家伙是不会放心的面对自己了:“林师弟,不必对我有戒心,我今天是给你找个机会,对付齐天那个纨绔的。”

林强一愣,这家伙的到来果然与齐天那小子有关,看来自己必须小心应付了,他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舞宏少爷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对付齐天少爷,他可是器堂未来的接班人,我巴结还来不及呢。”

舞宏站起身来,将走到窗前透了一口气,他实在受不了房间中的怪味了,做了一个深呼吸,看了林强一眼,淡淡一笑:“林师弟,一个月前你不是在心悦赌场被齐天狠狠欺负了一回,并且将你的全部家当都被逼着送给了别人,害得你这一个月来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难道你不记恨与他?”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都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齐天少爷。”林强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瞒不过别人的,玄阳谷很多弟子都喜欢去心悦赌坊消遣,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估计整个玄阳谷都知道自己被齐天狂虐的事了。

林强没有看到舞宏要对付自己的意思,谈到关于齐天的事情,他也不想让外人听到,向门外扫视一番,小心的关上房门,来到舞宏的对面。

“呵呵,林师弟心中的真实想法,是瞒不了我的,你放心,不是只有你狠齐天,那齐天本就有该死的理由,我已经对他下手了,并且和丹堂冷少冲合作,还请了谷外的杀手对付他,不过那小子命大,昨天晚上被他逃脱了性命……”

舞宏知道,自己不说出令林强安心的话,他是不会相信自己的,也就不会用心给自己办事,反正这件事本来就没有打算隐瞒他,干脆一股脑将自己对付齐天的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他那敢接这么大的 单 ? 西红柿种植大户田立文说不怕林强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进门的时候他就在林强的身上做了手脚。

林强吓了一跳,对舞宏的话不敢相信,勾结外敌谋害堂主接班人,那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这么大的秘密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

“舞宏少爷,这件事可不能乱说,你怎么对付齐天和我无关,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请舞宏少爷回去吧。”

“现在有关了。”舞宏脸色冷了下来:“你可要想好了,若是和我合作,不但能帮你自己报仇,将来我舞家重掌器堂大权,对你还有莫大的好处,如若不然,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林强冷汗直冒,原来舞宏竟有这么大的野心,他竟然还想着东山再起,从掌器堂大权,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心机深沉之辈,平日里表现得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任何人也不会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心思。林强虽然对齐天恨之入骨,可从来没有想过要了他的性命,那可是未来器堂堂主的接班人,这种情最多也就是在梦里过把瘾,怎么可能付诸行动?

“舞宏少爷,我实力微末,势单力薄,就算想和你合作,也帮不上什么忙呀……”林强不敢拒绝舞宏,这么大的事情他既然让自己知道了,就已经摆明了态度,自己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就是老老实实听他吩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第二也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林强毫不怀疑舞宏会对自己下黑手。

“眼下就有一件事要你帮忙。”舞宏掏出一枚丹药,扔给林强:“这是无毒散的解药,吃了它,要不然你在半个时辰之后就会毒发身亡。”

“什么?!你对我下毒!”林强双腿一软,稍一运功,丹田中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原来这家伙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对自己下了手了,他不禁吓出了一阵冷汗,刚才若是自己稍有犹豫,拒绝他的话,可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他急忙将丹药吞进附中,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息起来,舞宏这小子平时不显山不漏水,谁知道他竟如此狠毒。

“不得已而为之,林师弟见谅。”舞宏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直接说出了来意:八大处历史上最早的庙宇——清凉寺“我不方便出谷,今天正赶上你休息是吧,替我出谷一趟,找到冷少冲,将齐天活着的消息告诉他。”

林强摸了一把冷汗,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舞宏的贼船,今后任何事情都必须听他的了,要不然他绝对会不声不响的灭杀掉自己。

既然已经这样了,林强干脆调整了一下心态,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正经的走到舞宏面前,深施一礼,恭敬地说道:“能为舞宏少爷办事,是林某的荣幸,以后林某定当誓死追随少爷,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呵呵,林师弟果然是明白人,以后大事有成,少不了你的好处,天色不早,抓紧时间行动吧。记住,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讲,要不然……”舞宏收了一个免费的小弟,心情高兴,他站起身来,志得意满的离开了林强的小屋。

齐天在炼器室中挥汗如雨,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直到齐万云走进炼器室,才让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师傅来了。”

“嗯,不错。”齐万云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没想到齐天少爷做起事来这样认真,以后炼器之道必定会突飞猛进,不久的将来定能成为名扬药神谷的练器大师。”

“师傅,我有很多地方不明白,正想找师傅解惑……”齐天直接忽视了齐万云的赞美之词,说出了自己在炼器之中遇到的问题。

齐万云招呼齐天在炼器室的椅子上坐下,耐心的给他讲解起来,齐天听得频频点头,齐万云果然是名副其实的练器大师,齐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他都轻松的讲出了答案,令齐天茅塞顿开。

得到齐万云的指点,就连乾坤诀上一些深邃难懂的地方,结合齐万云的炼器之道,齐天都突然觉得自己能够融会贯通,弄明白了许多不解的道理。

整整一个上午,齐天都在专心的听齐万云讲解炼器之道,这次的收益是非常大的,为他以后打造出威力强大的枪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差不多了,齐天少爷,我今天说的都是炼器的基础知识,若是能真正领悟其中的奥秘,必定能炼制出威力强大的兵器,如果你的修为能跟得上,甚至炼制出灵器也不成问题……”

说到这里,齐万云突然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不由得震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着齐天,就像看一个妖物一般:“齐天少爷,我记得昨天你的修为只有气武境三重,怎么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齐万云现在已经是神武境高手,在玄阳谷也算是数的着的人物,他对于修炼一道自然有自己的理解,虽然玄武大陆的修士在气武境阶段有连续突破的先例,但那些人无一不是天资绝顶之辈。

他并没有从齐天身上看到任何有关武学方面的超强天赋,怎么可能连续突破,并且是连升三级,竟然在一夜之间突破到了气武境六重!

齐天挠了挠头皮,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讪讪一笑,含糊其辞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是以前我修炼特别用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经过昨天的炼器,打通了晋升的通道,厚积薄发……”

可能是对自己找的理由非常满意,齐天最后狠狠地点了点头:“嗯,就是这个道理。”

齐万云差点笑喷,你小子以前修炼特别用功?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在以前的十几年中,我就从未听说你怎么修炼过,勉强修炼一次,也是家主硬逼的。要不然你怎么到现在还是气武境三重的修为,看看你身边的同龄人,哪一个不是达到了气武境巅峰,并且很多已经晋升到了玄武境!

齐万云憋得脸红脖子粗,终究还是没有笑出声来,他现在的身份是齐天的师傅,不能为老不尊到嘲笑自己徒弟的地步。

“师傅,玄阳谷是不是有很多护卫在暗中巡查呀?”齐天岔开话题,他不想就自己的修为问题多做讨论:“昨天我想观看一下长廊中的刻画,总有一个人在暗中窥视,让我安不下心来。”

“哦,的确有暗影兵甲卫在暗处维持玄阳谷的持续,对少爷的举动时刻留意,却是家主的别吩咐的,若是影响到齐天少爷的修炼,我这就恳请家主收回成命。”



固原好的白癜风医院
绍兴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软肝的药物有哪些
友情链接
重庆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