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在东京举行首次法庭证营养

2021-01-15 来源:

4月17日下午,68岁的罗淑琴展示自己的母亲罗富易因侵华日军大轰炸造成终生残疾的照片。 刘军国摄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16日对 重庆大轰炸 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诉讼案进行首次法庭证据调查。来自中国的两名原告和1名证人出庭。这是计划进行的5次法庭证据调查中的第一次。17日,中国原告和证人还在日本众议院与议员们进行了交流。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虽已过去近70年,但对于受害者来说, 战争 仍在继续,我们精神与肉体上的痛苦没有消除。作为受害者中的一员,我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真诚地对 重庆大轰炸 中的受害者道歉与赔偿。

这是今年80岁的 重庆大轰炸 幸存者粟远奎4月17日下午在位于东京的日本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举行的 倾听重庆大轰炸被害者证言集会 上的发言。1941年6月5日,粟远奎因侵华日军的大轰炸家破人亡,两个姐姐丧生,房屋被夷为废墟,原本富裕的生活也变得异常艰辛。粟远奎前一天在东京地方法院也作出了同样的陈述。

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认罪并赔偿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对中国战时首都重庆及其周边地区进行了长时间、大规模的无差别轰炸,造成 万多人直接伤亡、6600多人间接伤亡,史学界将这一事件称为 重庆大轰炸 。

2006年,中日两国律师以及民间团体开启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在此后的25次开庭中,多名受害人进行了法庭陈述。4月16日,在东京地方法院第10 号法庭的第26次庭审中,北京大学教授徐勇提交了史料与研究结论,粟远奎与罗淑琴作为188名原告代表对受害情况进行补充陈述。这是计划进行的5次法庭证据调查中的第一次。截至今年6月 0日,还将开庭4次,将有包括 名日本研究者在内的12人作为专家证军舰人出庭作证。据悉,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将于8月举行法庭辩论,年底将公布一审判决。

在日本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举行的集会上,68岁的罗淑琴忍不住哭泣。罗淑琴的母亲罗富易在1941年7月28日的自贡轮胎的胎壁是整个轮胎中最脆弱的部分轰炸中受重伤,右腿膝盖以下被炸断,即将临产的胎儿也死于腹中。当讲到母亲罗富易拖着一条残腿,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干各种体力活以养家糊口,罗淑琴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母亲及一家带来沉痛灾难,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认罪并赔偿! 罗淑琴激动地说。

日本著名军事评论家前田哲男在17日下午的集会上表示,由于东京审判并未对 重庆大轰炸 进行判决,很多日本人不知道日军在重庆犯下的滔天罪行。日军当年对重庆及其周边地区进行轰炸,仅在重庆市就造成了2万多人死亡。此次开庭标志着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进入新的阶段。

把资料拿上法庭,让历史真相得到承认

重庆大轰炸 民间对日索赔团首席律师林刚对本报说, 重庆大轰炸 的史料在中国与日本都有,希望把这些资料拿到法庭上,让历史真相得到承认。除了出庭之外,原告及律师17日还前往日本外务省,要求日本政府向受害人谢罪赔偿。邀请两套住房位于西安市与汉中市日本国会议员参加集会,是希望有良知的国会议员能够敦促日本政府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即便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通过诉讼让更多人知道日军在二战期间对重庆人民犯下的罪行, 生命不息,索赔不止 。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日方律师一濑敬一郎对本报说,此次15人出庭作证具有重要意义,绝大多数日本人以及日本法院并不知道 重庆大轰炸 的规模如此之大。此次出庭作证可以让法院对事实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认识,从这个意义上讲,可以说开启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新阶段。他相信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最终肯定会实现让日本政府真诚面对历史的目的,但不可能一蹴而就,过程会非常曲折,最终胜利必须依靠日本民众向政府施加压力。

当本报问一濑敬一郎为什么要为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辩护时,一濑表示,这是涉及和平的问题,日本政府与法院是否承认并正确处理对中国受害者的战争一事涉及日本政治的基础,不能任由这些问题继续模糊下去,今后不管面临何种困难,他都将努力下去。

不了解侵略历史就无法构建真正的友好关系

前来参加此次集会的日本参议员井上哲士表示,这样的集会活动非常有意义。日本在那场侵略战争中所做的很多坏事还不为日本人所知,日本应该认真审视历史,通过谢罪与赔偿解决战争问题。唯有如此,日本民众才会感到自豪,才能够与邻国建立友好关系。

湖南省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会长、律师高锋也作为 重庆大轰炸 审判的亲友团再次赴日。高锋对本报说,当年第一次在日本国会举行听证时,一名议员说那是他第一次听说日本军队曾干过细菌战这种反人类的罪行。就连日本政治精英都不知道细菌战,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应该把日军犯下的战这次地方政府提出的投资规模计划争罪行让世人知晓。

一直为 重庆大轰炸 民间索赔案默默奉献长达七八年之久的小野喜彦对本报说,走到这一步非常不容易,为了取得最终胜利将一直努力下去。

曾担任日本前众议员服部良一秘书的芦泽礼子对本报说,看到 重庆大轰炸 这个名字,很多人以为仅发生在重庆,希望更多日本人知道这是日本在包括当时四川省在内的大范围地区犯下的罪行。对日本人来说,了解 重庆大轰炸 那段历史意义重大,这是日中友好的基础之一。日本人不了解曾经对中国进行的侵略历史,就无法构建真正的日中友好关系。原告从中国千里迢迢来到东京,非常希望东京法院能够给出一个让他们接受的判决。虽然可能面临败诉危险,但受害者证言得到法院认可也非常有意义,这有利于让日军所犯下的罪行得到承认。( 刘军国)

长春包皮过长
葫芦岛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济南白癜风好医院
友情链接
重庆房产网